刘耕宏:杰伦是重症完美主义者

genghongnew文山叫我写这篇序的时候,我正在大陆忙一些工作,挂了电话我想了想,关于杰伦的事很多,此时此刻浮现在我脑海中最深刻的,是10月2日周杰伦在台湾举办的“无与伦比”演唱会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台湾看他的演唱会,(以前我都在台上表演,所以无法享受当观众的感觉。)所以我就从这件事来切入吧!

我在演唱会的前一天晚上11点才到台湾,一下飞机我打电话给他,他劈头第一句话就是:

“到了没?我刚彩排完回到家准备休息。”我说:“我到了,明天一定会带一票朋友去帮你加油!”他听后很高兴,因为他咳嗽还没好,喉咙已经快说不出话了,我们就约了明天再见面。

他咳嗽应有两个月了吧!一直没好主要是因为他工作繁忙常熬夜,经常飞来飞去,作息很难正常,感冒自然就不容易好。其实不是公司没人性,实在是他非要去硬撑。做音乐的努力相信大家都知道了,但做完音乐录好唱片,他还得想MV的剧情,常常工作结束还跟导演开会到半夜。若只是想几首主打歌就算了,但他却是每一首都要花心思跟导演讨论该怎么拍!除此之外,连剪接他也要在旁盯剪,要是他在台湾也就算了,在海外,他还是每天通过计算机网络看影片盯导演的剪接,连邝盛都曾说那是他的噩梦。

他就是这样的人,希望能在支持他的歌迷面前呈现出最好的一面,他的成功的确不是平白得来的!我在旁看得很清楚。

演唱会当天中午11点左右我去找他,打开房门没出什么声音,走进去看见他坐在书桌前,双手交叉在胸口看着窗外,桌上摆着一包包的药。外头正下着雨,我知道他担心,他紧张,可是他还是跟我哈拉一些有的没的,好像没事一样。他总把压力藏在心里,要别人安心,见他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,我想我惟一能做的就是替他祷告。

当晚演唱会现场挤满了人,我带着一票朋友抢先进了艺人区,我站在第一排,很多艺人都来了,大家彼此寒暄打招呼,看得出来大家心情都很兴奋高昂。天空飘着小雨,有人穿着雨衣,有人打了伞,忽然,掌声尖叫声四起,杰伦靠在一个红色大型的十字架上唱着《以父之名》从天而降,感谢主,在那瞬间,雨停了!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当下的感动,这场演唱会我叫破了喉咙,拍红了手。当有记者问我为什么这么HIGH?我只笑一笑没多说什么。我知道他很努力,这是我在现场惟一能回应给他的,当我回头看到后面现场支持他的朋友与歌迷,只要杰伦出来他们的手就没放下过,几万双手在空中挥舞着,一首歌接着一首歌……这些歌迷有的从清晨就来排队,有的特地从海外跑来或从中南部过来看演唱会,看完后还要坐夜车回家,我相信杰伦看见他们为他加油的实况,之前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。

身为他的朋友,我感到很骄傲,虽然我虚长他几岁,但我却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很多,下次有机会再跟各位分享,希望他的腰痛早日消失,愿上帝永远赐福他!

好友刘耕宏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